春迟花盛

我想睡觉

【ES/ts中心向】愚者

(赶制了一整天的)昴流生日贺
ts各位说的有关486的真心话和部分486自述
称谓用国服翻译
正文和标题真绪关系没有
可能有剧情偏差,放飞自我
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OOC
以上都OK的话就go



0
愚者,从最深的深渊中出发,从最璀璨的星丛中出发。


1 2-B教室 衣更真绪
“……是啊,到明星生日了啊!哈哈抱歉,最近还是有点连轴转,不过这一点我可没忘哦?”
“不如说是特意腾出了时间,根据别人的建议去了很多店。不过大概,都没那么称心如意啊~”
“也是,明星喜欢的闪闪发光,我可不觉得简单的精品就能了结的。”
“所以真难得妹妹提出了稍微可靠的建议,说真的,她好像对明星好感相当高啊,我这个做哥哥的倒是很难为情呢。”
“所以,选了荧光的纸,抽着空为他叠了这些。”
“手很巧?哈哈,只是长期「多管闲事」攒下的技能,谢谢夸奖。”
“大概是为了那个时候吧。他对我喊着「阿绪是我们的魔法师」这样的话, 对我说「可不要一个人承担啊」,诸如此类的。”
“既然是「魔法师阿绪」,总要变点花哨的光芒。”
“所以这些星星,姑且就是送给他的礼物吧!……也许不够啊,那家伙,给我们带来的可比我们给他的多得多。”
“倒不如说,他就是「变革」的漩涡中心。”
“在最最艰难的时候,是他一个人撑过来的。那时候……真就不必说了,几乎是被强迫离队的嘛。”
“我啊,事实上在会长下达「解散」命令的前一天,或者前一周,才下定决心要早点与学生会划清界限。”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终于意识到形势了?”
“后来好多次好多次都在后悔,「如果当时能早点决定」这样的念头无数次冒出来……”
“啊,你说「一点也不迟」?……或许吧。那时候明星也是这么说的。”
“真的是……该好好感谢他啊!能从最最艰难的时期挺过来。”
“一点点拾起星屑,把支离破碎的星星再次拼凑完整,照亮整个学院。”
“他就是最明亮的启明星。”
“好啦好啦,肉麻的少女漫画暂且说了这么多了……你听你听,是不是能听到隔壁班的歌声?”
“有时候真拿他没办法啊,这里明明是2-B吧,连凛月都一副要醒的样子了!”
(“不要随便推卸责任啊,明明是真~君一直在说话吵醒的我,真~君要对我负责哦。”“…哎呀没你事!”)
“嘛嘛,看在他生日的份上……明星也是「Trickstar」也是,真的都是超擅长添麻烦的。”
“不过没有这些麻烦可能我也会很不自在吧!好了,走了,去追寻星星的轨迹吧,上路了~”

2 露天舞台 明星昴流
第一场已经开始了十几分钟,按理说比赛早就应当因「Trickstar」的不战而败结束才对。然而我却发现比赛还在进行着。甚至面对那个强大的「Knights」能到双方打平的地步。
谁在帮我们?如今「Trickstar」已经是被学生会长盯上的兔子,几乎无路可走地等待着践踏,谁会在这个时候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我拨开熙攘的人群冲到舞台前。正在进行表演的是「Knights」,而这时歇在一边的,除了杏,还有……
酒红色的头发映入眼帘,祖母绿的眼睛与我的视线迎面相撞。真绪正坐在那里——正好坐在一束暖光中,微笑着冲我和阿木挥手。
“太慢了!”

这个可不是「魔法师阿绪」的把戏,这就是真真切切的真绪。他好好坐在那里,像以前任何一次那样。阳光在他身边游荡着,令他看起来那么明亮。
哎,这也太美好了吧!我几乎欢呼起来。要是扑上去舔舔他的脸的话会不会很像大吉呢不过无所谓了——!

3 放送室 游木真
“嗯嗯,今天是明星的生日,整个教室都很热闹!”
“说起来差点把那个可怕的副会长招来,多亏了衣更君支开他!”
先前就有问明星君想要怎样的生日礼物,结果被他说着段子带过去了……”
“说真的,明星君带话题的能力真的相当厉害,我当时真的是猝不及防就被他带跑了……”
“回过头才想起来,哎呀我本来是想问他生日礼物的。”
“结果最后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仁兔君,是的,我们放松委员会的会长。”
“很慷慨地跟我提出「真亲在这一天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放送室,为了给昴流亲庆生!」”
“所以真的是非常感谢仁兔君!没有他的话我可能真的会不知道怎么办。”
“趁着放歌多说点好啦,难得有了不会冷场的话题……”
“我和明星君不是一直以来都被冰鹰君称为「呆瓜二人组」吗?明星君还说要把大吉也带进来,只是想想就不可思议啊!”
“事实上我有在羡慕他的。我啊,唱歌和跳舞都不擅长,演唱会只求不拖大家后腿。”
“可是明星君就不一样了,无论哪方面他都是无可厚非的天才。”
“被泉前辈强行监禁的时候,我甚至想「也许我不在会更好」什么的。”
“「才不是」?唔哇,真是让人受宠若惊的话……谢谢你,转校生。那个时候明星也是这么说的。”
“老实说,那个时候在隔音练习室,稍微听到了明星君和泉前辈在争执,心中真的是感动至极。”
“他说「阿木是绝对不能割舍的同伴」。”
“他说「阿木无论怎样都是我的同伴,少了阿木就绝对没有最最璀璨的光芒」。”
“……说得都有点热泪盈眶了啊糟糕糟糕,稍微说点开心的事!”
“有了明星君和大家的帮助,我现在也在不断的进步……至少、至少不会再拖大家的后腿了!”
“就像衣更君那时候说的「游木可不是只有脸好看的人偶」…这一点,我已经证明给泉前辈,证明给所有人看了!”
“真的,能和明星君,和「Trickstar」的大家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啊啊什么,你说歌已经放完了?天哪,刚刚说的全都放出去了吗?!”

4 隔音练习室 明星昴流
最后一声撞击声透过话筒,声音被无限放大轰鸣在耳边,濑名学长通红的双眼失去了方才的不屑而显得惊慌失措。这应该是濑名学长极极极少露出的表情,不过我想,我的表情应该也跟他差不多。——阿木为了出来,在一点点毁掉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
冷静点,别做傻事。我听见自己这么喊着。濑名学长手忙脚乱地开了门。

该怎么形容这一刻呢,阿木顶着一张完好无损的脸,一手丢开干瘪的饮料瓶一手甩开了眼镜神采奕奕地站在训练室里(这家伙摘下眼镜还真是好看到发光啊)。趁着濑名学长直发愣,阿木已经窜出练习室一把抓住我的手就跑。
喂喂好歹让我说句话,我一声哇塞还没出口哎!——尽管是这么想的。配合似的,我的步伐已经几乎要超过他的了。边说边跑,边跑边笑,裙带头学长愤怒的声音已经遥遥甩开。
看吧,这就是呆瓜的战斗力……不,这就是「同伴」的战斗力!

5 2-A 冰鹰北斗
“没事,我已经把明星支开了。有关他生日的事情,无论多少也可以问我。”
“礼物也是,很久以前就准备好了,有备无患。”
“他啊,把喜好都表现在脸上了吧,有时候跟个小孩子一样轻易就满足了。“
“真是的,总觉得哪天会被拐走。”
“他却说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是小北的才闪闪发光」这样说着。……有时候他真是格外的肉麻。”
“……这方面并没有咨询奶奶。嗯,这一次是我自己拿的主意。”
“挑选礼物的时候,的确也是想到了很多很多事。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吧。”
“不知不觉就看着他从角落里一个人说着「闪闪发光吧」那样的小丑似的,变成了如今的的确确在散发着光辉的明星。”
“虽然一成不变的幼稚,该怎么说呢……我很庆幸能参与到这段天翻地覆的日子里。”
“「不是一起吗?」是的,并不是一直都是一起的。”
“对于那段日子,我对明星一直心怀歉意。我说的一些话,做的一些事,在那时一定深深伤害了他吧。”
“我做不到像他那样一往无前,无所畏惧。我深陷于现实的泥沼,表面看来是实际而冷静地选择着退路……”
“实际上就是懦弱而已。”
“外人都认为我选择了最简单也最恰当的路,其实就是顺着时代随波逐流。”
“而明星则逆着时代的洪流,奋勇上游着。游木,衣更也早早地结束了动摇。本来一无所有的手因此紧紧相牵。”
“有了无与伦比的凝聚力,有了四面八方的助力,拼凑的星星绽放出比先前更明亮的光辉。”
“而奶奶的来信最终也使我丢弃了懦弱。……是吧,「fine」虽然强大,我终究还是属于「Trickstar」的。”
“自始至终始终都是。我一厢情愿地这么想着。就在这时明星过来牵住了我的手。”
“或者不如说,我们彼此铸就了彼此吧。”
“肉麻话到此为止,再说下去怕是要耽误事了,是时候布置教室了……
“?明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就回来了哦,趁着小北和转校生说着悄悄话的时候!真狡猾啊又想独占转校生,我也最最喜欢你!”
“……话题不要转移太快啊。”

6 DDD 明星昴流
是北斗吗?从「fine」背后向我们走过来的。我努力睁大眼睛反复确认着,身影纤长,气场清冷。没谁了,就是北斗。
……真是他?
按理说,他这时候应该作为皇帝的秘密武器,穿着「fine」的衣服站在我的对立面——谁都不想这样可是不得不如此地面对面。然而他却是一身的蓝色格子,腰间的金属星星挂饰随着他的动作叮当作响。这分明就是「Trickstar」的队服。
仅仅几天前,他就是穿着这身衣服站在我身边,歌唱,跳舞,闪闪发光。如今已经入籍「fine」的他却又穿着这身衣服,站在我面前。
他说了很多很多话,我却听不见。「懊悔」也好「犹豫」也好「归属」也好怎样都好,我当机的大脑收不到一点信息。
我只看到他低下了头。
他向我低下了头。
那个北斗,那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那个平常都在冷冰冰地指责着我的人,那个总是一副傲气相的人,那个轻轻地把我的手指从他的手上掰开的人,那个北斗。
他向我低头了。

出乎自己的意料,我向他挥起了拳头。狠狠地揍了这家伙一拳,我突然笑了起来。
“来太晚了啊,你这混蛋!”

欢迎回来,小北!

7
这是愚者的歌。
从深渊里出发的愚者,披荆斩棘的剑刃上熠熠生辉。走到哪里,他的歌声落到哪里。他的手中一无所有,于是他能够抓住星屑。
他用星屑拼出最亮的星星,用星星编织新的「世界」。

8 明星昴流
“呀吼——太好了,在这个时候遇到转校生!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哦,是不是比以前更加闪闪发光了呢~”
“小北也好阿木也好阿绪也好,想要做什么这次统统瞒不过我!咦,你看起来表情怪怪的啊~?”
“原来是他们把那样的话跟你说了啊!哈哈突然好嫉妒你啊,在我面前他们从来不会说这种话,果然是因为是转校生吗?”
“「是因为明星君是明星君」吗?还真像是你会说的答案呢!”
“不过那些事都统统,统统是昨天的事啦。你看你看,小北也在,阿木也在,阿绪也在,我们都在尽最大努力在现在闪亮!”
“到明天,后天,一直到更远更远的未来,都要像现在这样——不,比现在更努力,竭尽全力去闪闪发光!”
“一扫忧愁,照亮所有的美妙梦想,这就是「Trickstar」!”
“好啦好啦来吧来吧,现在就放下所有顾忌,脱光光来跳舞吧……欸,你是女孩子啊!”
砰砰啪啪!
“你不要一时冲动对转校生说这种话啊这绝对会被归入「性骚扰」的吧?!”“一次两次的拜托你下次说话走走心啊!”“明星竟然会对转校生说这种话,简直不知道从何吐槽了?!”

8
生日快乐,最闪亮的你。

【ES/凛绪】在你眼中


就是想苏一下毛毛(
大概小王子paro吧,一个片段
OOC


凛月其实很喜欢真绪的眼睛。
他的眼角永远是富有活力地上挑着,一笑起来就眯着双眼在眼角漾出细小的笑纹。一旦睁开就太要命了,别人说那是祖母绿,凛月却从没觉得那是单纯的祖母绿,不然哪来的光芒呢?在他眼里,那是在绿的底色上又刷上一圈春草似的鲜嫩的绿中带黄的奇异色彩,从墨一般黑得澄澈的瞳仁中一层层晕开,仿若小孩子无意间的调作那样纯粹真实,又如同徜徉日光下的一汪清泉,沉默中潜藏无限的希望与欢快。从这汪澄澈中凛月可以望到春光灿烂,年轻的生命在欢笑,明媚的光芒中他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因凸透镜成像而形状怪异地映在真绪眼中。
——尤其是,他像现在这样凝视着自己。
只是直视了不到五秒,真绪就急急惶惶地移开眼睛莫名其妙地笑了,接着伸出手试图探向凛月的额头。“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啊,凛月?突然这么看着我,尽管说出来吧—?”
“果然吧,真~君真是一秒钟没麻烦事干就不舒坦啊。”调笑语句出口,凛月的目光继续懒洋洋地跟着真绪的眼睛,“姑且满足一下真~君这扭曲的愿望吧。
“反正你无论如何也没法摆脱我,不如干脆驯养我吧?彻彻底底成为你世界的唯一。”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这样作为「骑士」的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待在「王子」身边了。”



梦见的真绪五星活动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我梦见晶大爷催泪的魔掌终于伸向真绪了阿西吧阿西吧……
好像是活动,卡面有凛月真绪濑名和老零(真的是修罗场啊怖い怖い),呃五星还是凛绪。凛月排五真绪靠我们勤劳的双手自己肝,鹅总之这都不重要。

剧情…能想起来的好像就是。
序章,转校生的什么东西坏掉了毛看到了就顺手帮着修修,正好被栗看到了,尼玛小夫夫闹了一小圈别扭之后栗突然莫名其妙地来这么一句:

“总是这样逞强,即使是真~君也需要歇一歇吧?”

毛就沉默了一下然后赶紧用别的事情搪塞过去,实际上内心还是相当不舒服的吧。
这个时候毛在学生会已经相当受重视了等于就是说“作为下一届学生会长”在培养,所以接下来就交给毛一个挺要命的S3(这里可能还受点节分的影响吧总之一部分S3是交给毛受理了),具体内容…二年级与三年级的对战?看卡面好像是…
结果就是这个很重要的梦幻祭一下子被敬人说着“该好好成长一下了”全权交由毛负责,但是这个时候毛状态好像不太对劲……

毛之前透露过不太被家人关爱,实际上几乎在家里挺透明的,难以想象啊在学校叱咤风云的衣更——结果这几天也是,妹妹的某些行为过分了(忘了什么行为)已经违背了毛的某些原则,偏偏父母又不管不顾地站在妹妹一边。实际上毛的本意不过就是纠正妹妹的错误走向,没想到因此受到了冷遇。
毛其实那时候心情相当暴躁,夏天嘛,结果一怒之下几天都不回自己家跑去隔壁凛月家寄宿去了,因为两家交好,毛家就并没有多着急,结果这个更让毛难过了。
然而毛不是那种“没事没事我难过一会就好啦不耽误你们事”的人嘛就一直憋着,到敬人给他任务的时候都是这种相当不好的状态,就这样还在逞强着迎战。


“我也没办法啊,我做不到拒绝,就干脆再多麻烦一点来个漂亮的皆大欢喜,很划算吧?哈哈。”


真亏你笑得出来。
以上剧情好像叫【以人而生】。

栗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大型挂件一样赖在毛身边,所以梦幻祭开始之前毛处理事项的时候栗都在学生会室等着,但是这次好像就上述一事发生了矛盾。这件事是寄宿的时候毛就跟栗讲过的当时就是把他当作树洞,这个时候没想到栗突然发表了看法结果毛脑子里更毛了,栗难得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毛就只是叹口气说“你先出去一下”
栗就一直在门口守着。他看得出来真绪的状态不对。
这个时候学生会室就剩毛一个了,毛就笔一放往后一靠整个陷在椅子里,接着慢慢慢慢下滑最后不由自主钻进了桌子下。瞎几把乱揪了一会儿重点终于来了。

“从小到大,从小到大都是……无论是家里也好,学生会也罢,我从来就没有一点拒绝。”
“这样真的会有点恶心哎,一直在「谄媚的讨好」着变得「八面玲珑」。”
“竟然还有人会爱着这个样子的我,虽说是受宠若惊……”
“哪怕一会儿就好啊,我也想遵照「自己的愿望」稍微……稍微撒撒娇啊?”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悉数洒到真绪的脸庞上——洒到这张明明没完没了流着眼泪,却还在努力弯起眉眼咧开嘴嘲笑自己的脸庞上。

“我也想稍微用「不那么懂事的方式」看看未来是什么样啊。”

栗也听不下去,光是听到毛颤抖着欢笑的声音就想还不如去听兄长怎么说的。“太悲伤了,用欢笑来修饰的孤军奋战。”结果他就真的去找零尼了,毛栗之前闹矛盾的时候零尼对毛下了“很坚强”的定论,直到毛为这种事掉眼泪也没有收回。反正巴拉巴拉跟栗说了一堆话连撩带指路的具体忘了,就记着一句“去把开败的花儿都摘下来给未来的铺路吧”,那意思不就让栗出手开导毛咯。
这个时候lmq来提交一个提案,这次梦幻祭好像是他策划的,毛和泉本来关系说不上多好毕竟S1之前训练的时候出了那种事,不过这次毛真的一个人偷偷伤心了好久眼圈都是通红的,lmq不就是那种说着“超~烦人”但还是不由自主照顾别人的性格嘛,和没精打采的毛唇枪舌战了一把,还是翻着白眼说“喂喂喂稍微振作点啊,我可不想游君和小熊因为你的事也受到影响这样打败二年级也没意思,超~无聊的哦”这样的话。
结果毛就很坦然地笑了笑“不会让谁因为我受影响的,收拾好迎接二年级的刀子吧,濑名前辈”。

以上剧情好像叫【八面玲珑】。

后边我就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S3终于在毛的努力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毛本来作为工作人员并不想参与,但是栗子像【合奏】时那样甚至给他准备了演出服,在楼下正在盛大地举行梦幻祭的时候栗和毛在楼上jshxtfusua了一把(并不是),总之就是栗在楼上给毛灌鸡汤来着。“真~君啊偶尔也自在一把怎么样”这么说着毛就被栗拉到楼下了嘛,然后就上梦幻祭,开花cg就出来了。
真绪一只手拉着凛月一只手向前伸出笑得可开心可开心的呢~
拉着凛月的手~
可开心的呢~

科科。

然后这时候毛就想开了,到底怎么样说也记不太清楚,大体就是“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即使是为了让我身边的人更加快乐也笑嘻嘻地走下去吧”这样的。栗看见毛高兴就高兴,lmq因为对手因斗志昂扬而fighting起来也高兴,零反正也高兴所以就完美结束了。


大概就这样。
顺便一说,这个S3叫【破产祭】。🙃

【ES/凛绪】所以我也不知道题目改叫啥

鹅,是凛绪,就是(妈的我能吹一辈子我爱他们他们是世界上最般配的)凛绪。
设定三年级,毛毛成为学生会长。



这一次没有人来叫醒他。
朔间凛月这次破天荒地是被喷泉吵醒的,意识有点断片,大概是这次睡得比平常更久了一点。迷迷糊糊间他看到日暮西垂,只有一束光挂在天边了。
第一个意识是,真君为什么没叫醒我。
接着他终于意识清晰了些。身上有点重,尤其是右肩。——多了一件校服外套,和一个沉沉的靠在他肩头的脑袋。

嘘,真君睡着了哦。

升上三年级后衣更真绪不负众望地成为了新一届的学生会长,trickstar也渐渐走上了正轨。接踵而来的是一连串的麻烦事。相比起来尚显稚嫩的真绪猛然间承受不来,本来就不甚理想的身体险些被压进医务室,最后总算还是说着“还好啊没有再因为这种原因积压下去总之好好努力吧”这样的话,跌跌撞撞地把如丝如缕的事情都处理完善。以他越来越少的睡眠为代价,双方总算都走上了看起来还算皆大欢喜的良好发展道理。他也终于从“靠谱的学生会干部”level up成了“极其可靠的敬爱的会长”。只是……

困。

真绪向来今日事今日毕,好不容易处理好当日的事务出来找凛月,麻烦的是这次靠着柱子就睡着的凛月看起来死活叫不醒了,即使是最“粗暴”的晃他推他都只能获得一句“吵死了很过分啊”或者“就多一会会”。
真是的,这么乱来很容易感冒啊……
真绪万般无奈只得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凛月身上坐在他身边,等一下就会醒了吧。

结果就是这样。
凛月右肩上压着真绪的脑袋不好乱动,索性左手拿出手机打开自拍。镜头里的真绪微阂双眼,像素不低的手机能捕捉到他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鼻翼随着均匀而短促的呼吸一张一合,连这张平时总是在说教他的嘴巴都安静的抿着。他头发有点散了,一两撮酒红色的头发垂下来落在他额前。
看惯了真绪平常蛮有精气神的样子,这样的真绪还是挺新鲜的。凛月微微侧头,嘴唇蹭了蹭真绪的头顶。
真绪似乎只是把额角靠在凛月肩头而并没有整个头搭在他肩上,所以凛月这个动作幅度还是不小的。然而真绪只是动了动眉毛,鼓鼓囊囊地嘟噜了一句什么凛月也没听清楚。

所以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呀,真君。
凛月有点得意地摁下快门。咔嚓。

雷厉风行的真君也好,因为逞强稍微有点败下阵的真君也好,怎样都好,只要是真君,全都独属我一个人哦。


「好きよ、ま~くん。」


答复是喷泉哗哗声响。

【王黄】和一个意想不到的智障过意想不到的日子

大七夕的翻出以前老王生日写的装作自己过了七夕(。)
瞎几把乱写。
惯着老王,开心。美化天天,愉悦。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OOC属于我。

0
有的人你不近点接触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神或者多智障。



1
王杰希刚开始和黄少天同居的时候,他内心其实挺懵逼的。
他本来以为黄少天这么欢乐这么脱的一个人吧肯定不能会做饭不能会家务,那不是贤妻良母干的事吗。王杰希把贤妻良母这个词往黄少天身上一套觉得十分违和就毫不犹豫地否决掉了。
但是吧黄少天就是要挑战他的认知极限,他偏偏就是要告诉王杰希闹腾的人也可以贤妻良母。
呸⋯⋯什么贤妻良母⋯⋯黄少天率先否定掉了这个破词。
说实在的黄少天一开始也很套路地想王杰希这么男友力max一人指定特能做饭,于是当他一屁股坐在茶几旁边的小板凳眨巴着小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忽地就想到蓝雨那个郑轩一天到晚念叨的那句话。
压力山大啊。
王杰希其实不擅长做饭,一点也不。他也认真地看着黄少天这么说了,然后丝毫没有理会黄少天耷拉下去的几缕翘毛就熟练地拨打外卖电话。结果就在外卖电话拨通的前一秒,他突然就听见黄少天嚎嚎开了。
“我是真没想到你不会,没事,反正我会!”
啥玩意你会?????
电话刚拨通一秒就被王杰希下意识地挂掉了,也不知道电话那头那位接线员正狠狠地骂着什么。接着他就看到黄少天屁颠屁颠地跑到厨房,哗啦哗啦地洗菜呱嗒呱嗒地切,那样子就跟网友里切瓜,啊不切玩家一样得心应手,切出来的菜让人觉得齐整得赏心悦目。开火,倒油,放花椒,放菜,放调料,翻炒,这一切让王杰希看来难于登天的东西在黄少天手里就跟比赛登录一样熟稔。
“看啥,吃饭了吃饭了啊吃不了亏也吃不了上当!”
结果王杰希还跟没回过神一样问他:“你居然会做饭?”
黄少天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用水冲过的锅铲拍他。“你刚刚梦游仙境去了啊?”

2
而黄少天说他不止会做饭。王杰希说,是吗,不信。
完了,这就触黄大仙的逆鳞了。黄少天这个人从小到大最烦别人不信他做家务的能力,不是因为不服,而是因为,妈的一有人不信黄妈妈就让他现场做。
完了还不能反驳。
久而久之几乎就快成了条件反射。
得亏这些年在蓝雨也没那么多人质疑他做家务,在战队呢捯饬什么家务,训练!结果王杰希不知道这茬,猛然这么一说就让黄少天着了道。我们的黄大仙一边翻白眼一边从沙发上猛地跳起来,一路嘚嘚嘚嘚嘚嘚地愣是拖扫把拎拖把的把房间给收拾了个干净,一屁股又坐回王杰希旁边。“服不服吧你就说!”
但王杰希没觉得这怎样,他就是想,我怎么就喜欢上个这么烦的人呢。
还会做家务,还会做饭。
贤妻良母。
可是王杰希还是不知道黄少天小时候家里的事,思考半天愣是没想出来黄少天这么个人怎么会做家务,最后挑了个时候问黄少天:“黄少天,你是不是在队里的时候被罚擦厕所罚多了?”
“你他妈给我滚出去!!!!”
但王杰希这个人比较执着,难听点叫拗。夏休期结束之前两人双双归队,王杰希就给喻文州去了条消息。
“喻队没事可以多罚罚黄少天擦厕所,挺好的。”
路过看到的黄少天:“他智障!!!”

3
但是人嘛总有不美好的地方,黄少天虽然对于王杰希来说很贤妻良母,但是他在生活的小细节上是相当能掰,譬如今天的豆腐脑是放糖还是放盐,譬如换床单是换绿的还是黄的,譬如吃饭的时候是看新闻频道还是看⋯⋯少儿频道。
对,黄少天吃饭的时候看少儿频道。王杰希想起来这个都觉得万分的无奈。这货的智商是不是都拿去买家务技能了啊。每次和黄少天打死都不动筷子非要争出来个看什么频道才罢休的王杰希这么想着。
于是从小操办家务做什么都很有主意的黄少天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贼了坚定就要跟黄少天一怼到底的王杰希一天到晚就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吵呀吵呀吵,一言不合就开小号jjc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搞得不知道的人都好心帮黄少天录制了一个广播:“好消息,好消息,因夫夫感情破裂,我的老公低价出售,只要九块九,只要九块九,九块九给钱就拿走⋯⋯”然后被黄少天欢快地收下了。
但是最后除了床单这个问题被黄少天以“管他呢哥不差钱”的理由两个都买了,其他的都被黄少天以“甜的豆腐脑也吃腻了换换口味也成”“现在动画片越来越脑残了朕还是关注天下大事吧”这样的理由在争执中率先举旗投降。
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成心的。

4
但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固执的人。
王杰希一直都记得他们俩在一起前夕的日子。两个人对自己心中的日月都清楚得跟明镜似的,但就是拗不过那点常年对着干滋生的骄傲和⋯⋯不安。
是的,不安。
王杰希和黄少天都是在荣耀顶端驰骋的人,他们在赛场上几乎没有犹豫不决。但是脱离了荣耀他们都是普通人,也像普通人那样纠结地面对着自己的感情,猜测着对方的感情。常年对着干的经验告诉他们,完了,怼了这么多年他是不是非常不喜欢我啊。一再纠结,一再纠结,搞得最后俩人在赛场上见到,偶然对上对方的目光都急吼吼地转走,生怕被看出自己的心思。如果说在荣耀方面他们是高不可攀的大神,那么在感情方面他们俩就是俩小孩,俩儿童。
在去年王杰希生日的前一天,黄少天特别特别低落地找到喻文州,把喻文州当树洞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然后沉默许久,突然冒出来一句:“队长,你说是不是不可能啊。”
“⋯⋯”
喻文州觉得说不出话,他看着这个出道以来就和他关系特别亲密跟哥们一样的人,长长地叹了口气,酝酿许久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黄少天突然站起来。
“管他的,要是不行就说你又玩我手机了!”
喻文州:??????????

07-05 23:59:30 夜雨声烦
老王你没睡呢吧,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07-05 23:59:36 王不留行
没睡,怎么了?
07-05 23:59:45 夜雨声烦
⋯⋯⋯⋯呃。
07-05 23:59:52 王不留行
你不是大半夜睡不着特意恶作剧的吧。
07-05 23:59:55 夜雨声烦
我等一个特别合适的时机!
07-05 23:59:59 夜雨声烦
我要说了啊!
07-06 00:00:00 夜雨声烦
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07-06 00:00:10 王不留行
⋯⋯
07-06 00:00:17 王不留行
真拗啊,居然到现在才说出来。
07-06 00:00:40 王不留行
但我本来想着比你更拗一点,拗到你生日再跟你说。黄少天,这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也是最大的一份。
07-06 00:00:45 夜雨声烦
啥?????
07-06 00:00:50 王不留行
作为回礼,我也是。


5
固执一点,也挺好的。
虽然和他因为固执吵了很多次,连表白心意都固执地等着对方先表态,但就这么固执地一起走,路上也能走稳当。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埋到枕头里头发乱翘的脑袋,看着黄少天有点傻气但可爱得要命的睡颜这么想着,笑着叹了口气。


【黄戴】反正也是好多梗要什么题目



-cp向是黄少天x戴妍琦,北极圈强行安利。
-同居设定,梗取自温馨三十题。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欧欧西属于我。




☆一杯可乐,两个吸管。
“黄少黄少。”
“怎么啦!”
“那什么,你看电影就安分点呗。”
“⋯⋯⋯⋯⋯⋯”
黄少天冷漠,黄少天翻白眼,黄少天一脸妈的我家智障。黄少天说,你把我可乐还给我我就安分。
所以事实是,黄少天的一桶可乐被放在两个人中间的椅子扶手上,注意,是黄少天的可乐,被戴妍琦强制多加了一根吸管吸溜吸溜吸溜,黄少天三番五次地想夺回可乐都被戴妍琦摁住了不让拿走。
“不要还。”
“你要喝我给你买啊干嘛非得喝我这桶!”
“我是你女朋友嘛!”
“⋯⋯⋯⋯⋯⋯”唠如黄少天都没话反驳了。他颇为不爽地下弯着嘴角瞪着他家女朋友欢欢喜喜地喝着可乐哼着歌,看着电影逗着乐,最后耸耸肩吐了吐舌头叫住她。“哎哎,小戴。”
“嗯,怎么的啦⋯⋯?????”
光天化日???耍流氓???黄少天?????
戴妍琦还摸着刚刚被亲到嘴唇没有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趁她没有反应过来的夺过被她紧紧拿住的可乐瓶,舒舒服服地将所剩无几的可乐一饮而尽。
“哎呀机会这东西有时候也要自己创造嘛媳妇儿学着点,啊——爽!”

☆睡着的猫和她。
黄少天和戴妍琦家养了一只猫,戴妍琦要的。黄少天和戴妍琦加也养了一条狗,黄少天要的。狗是威武帅气的大金毛,猫是高傲玲珑的布偶猫。
金毛和黄少天的性子很是相像,动不动就欢快地满院子嚎嚎,布偶却和戴妍琦和黄少天都很不一样。
“高冷,高傲,高富帅,猫中男神呐!”——戴妍琦。
戴妍琦有时间喜欢抱着布偶刷微博,看电影。而这猫很是贪睡,动不动就窝在戴妍琦的怀里睡过去。
后来,经常和它玩的戴妍琦也变得贪睡了。
当黄少天与金毛每日午后例行小区乱跑结束,他牵着金毛捅开自家钥匙时,也不再一回来就欢快地喊一声“我回来了”,而是习惯于先钻进去往沙发那里看一眼,再蹑手蹑脚地带上门,站在午后的阳光下凝视着戴妍琦。
然后蹲下身对金毛比手势。
“嘘,别嚎嚎。”

而每次戴妍琦醒来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靠在黄少天怀里,而黄少天睡得安安静静。


☆早安吻。
黄少天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睡眼惺忪地瞅了半天天花板,愣是半天没动姿势。在他的手边,戴妍琦正蜷缩着身体熟睡着。
这怎么起啊!!!黄少天表面淡定,内心抓狂。他所设想的眼下的情况是只要他稍微动动,小姑娘就会特别敏感地醒过来。昨天晚上她才做过噩梦,早上真是无论如何都想让她多睡会啊⋯⋯结果眼看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黄少天都已经保持这个姿势瞪着天花板半拉钟头有余了,戴妍琦还是睡得舒服得很。
对不起了啊小戴⋯⋯我是实在憋不住了⋯⋯着急啊!!!黄少天狠了狠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向外蹭啊蹭蹭啊蹭。妈的这床平时怎么没见到他那么宽⋯⋯黄少天冷汗都快下来了。好不容易蹭得离开戴妍琦一段距离,黄少天松了口气翻身下床,还没找到拖鞋脖子就被人抱住,紧接着是右脸颊上落下一啄。
“我就装装睡黄少还真信了啊,好感动啊——早安♡”


“⋯⋯⋯⋯⋯⋯⋯⋯早早早安⋯⋯你,你快放开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在原地等待。
“站在那里别动,我去找你,一定不要动。别怕啊,相信你我一定会光速赶到你身边的!”
戴妍琦握紧手机,闭上眼,脑海里回荡着黄少天挂断电话前的最后一句话。
几十分钟前,黄少天和戴妍琦走散了。——在日本这片未知的土地上,两个人走散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黄少天的手机还偏偏在这个时候没电了,几番辗转才给戴妍琦打上电话,询问戴妍琦是否知道自己在哪。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戴妍琦对自己在哪完全不清楚,只好混乱地给黄少天描述了一遍周边的景物。
在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的地方走失的概念是必须用各种方式向路人询问,完了还不一定能询问的到。
陌生的人来来往往说着陌生的话,纷纷打量着戴妍琦,戴妍琦却一点也不怕,只是安静地握住手机。
黄少说会光速赶到我身边,我就要相信他一定会光速赶到我身边。
戴妍琦如此想着,安静地一动不动地站在路边,接下来她被突如其来的温暖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看,我光速吧!”



☆Yes,I do.
“请问新郎,你愿意娶你身边的新娘戴妍琦女士为妻,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我非常愿意。”
“请问新娘,你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这位帅气的黄少天先生,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缓缓升起的摩天轮,撒进小间的月光。
月光下熠熠生辉的钻戒,还有比钻戒更明亮的他的双眼。
她晶莹闪烁的泪光,还有颤抖的话语。
“我愿意。”


“白头偕老。”
“矢志不渝。”



“我的妈呀媳妇小小琦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啊你快起来啊!她不让爸爸送非得你送才上课啊你快起来!救急!”
“⋯⋯⋯⋯⋯⋯你拎她去吧困死我了zzzZ⋯⋯”



没了。
他们俩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