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迟花盛

拒绝喻黄/王喻王。主王黄,热爱黄x女孩子。

给《湄公河行动》写点东西

其实我认为,这部片子里稀里哗啦出现很多脏话之类的我们平常认为不该在警察身上出现的东西。但是这样的能过审核,我觉得有那种“为了抓你们这些个天杀的毒贩子老子什么都不要了,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感觉。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向他们致敬。

莲花君:

【大量剧透】


【大量剧透】


【大量剧透】


【大量剧透】










说实话,这辈子从来没有主动为这种主旋律电影写过影评或者是观后感。想想从小到大都是学校组织去看那些看了开头五分钟知道后面八十分钟演了什么的主旋律,还必须在强撑着睡意看完之后,梦游回去东拼西凑地抄出一篇作业,然后十五分钟之后我就彻底忘掉今天到底看了个什么玩意。


然而《湄公河行动》是真的让我特别想为它写点什么。


首先,这是一部好电影,它有不足,有套路,也有看了开头就知道后面八十分钟演了什么。然而我觉得它是一部好电影,情节紧凑、跌宕起伏、大气磅礴、引人深思,以及全程无尿点。


就硬件方面来说,《湄公河》有很多镜头明显采用了纪录片的拍摄手法,很多动作戏和爆破场面个人觉得完全不输商业片,文武戏的场面拿捏都非常到位,几乎没有一个镜头是多余的。然而说到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那场把那个谁——对不起我非常不擅长记歪果仁的名字——吊在直升机下面逼供的戏,背景抠蓝假的我笑出了声【ntm


软件方面来说,这片子非常诛心。很多时候我不得不靠着和炒田螺瞎扯来逼着自己从情节中跳脱出去,以至于不会在电影院直接哭出来。然而太多的主旋律和正能量我也说不出什么来,我就只能说说对于我来说触动最大的几个细节。


 


第一个就是毒娃娃兵。


一直以来其实都有看到过那些丧心病狂的犯罪集团培养孩子成为他们的爪牙,因为很多人对孩子并没有什么戒心,你完全不会知道面前这个有着大眼睛,一脸纯真无邪的孩子下一秒到底会从包里掏出机枪还是棒棒糖。而娃娃兵的存在于警察来说更为特殊,你可以动手杀他,可他还是孩子,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还有无限的未来和未绽放的人生;然而你若是放过他,他又变成了恶魔,是一柄血淋淋的屠刀,有着漠然的杀意和最单纯的邪恶。


娃娃兵们一边吸着毒品一边玩着俄罗斯转盘的那场戏我没敢看。两个孩子吸完毒,拿着一把左轮面对面的开始玩俄罗斯转盘,而与他们一样大的孩子们叫嚣着将钞票丢在地上,去赌等会儿哪个倒霉鬼的脑门上会出现一个血窟窿,却从来没想过那是他们的同伴,是一条生命。


两次我都闭着眼睛,直到某个孩子扣下扳机,枪响过去后,赌赢了的孩子们冲上去哄抢钞票,糯卡露着一口黄牙,看着孩子们癫狂地笑。


商场那场戏,大师只身去追拿突,本来已经将拿突击倒在地,只要冲上去将他制伏就可以万事大吉,然而突然出现了一个孩子。大师看着孩子愣了一下,拿枪的手明显往下压了压,然而那个孩子没有丝毫犹豫,他从挎包里掏出机枪,对着大师眼睛都不眨地打完了一梭。


真的是,眼睛都不眨地打完了一梭。


糯卡曾经对着那个去炸指挥中心的孩子说:你是我的勇士。那孩子吸了一口糯卡给的毒品,露出了一种飘飘欲仙的表情。然后他带着几公斤的炸药,眼都不眨地冲进了四国联合指挥中心,葬身在一场轰轰烈烈的恐怖袭击里。


这还,真的,是,一个,孩子吗?他真的不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吗?


太残酷了。


 


第二个是方新武和刑登最后一场对手戏里的无辜妇女。


如果说我能预见到玩俄罗斯轮盘的孩子们之中终有一个会死去,还来得及闭上眼睛等待枪声响起,那么这个女人的死却实实在在出乎我的意料。


她做了什么呢?她在一个稀松平常的午后和同伴一起去果园(或者是茶园?)做自己该做的工作,用自己的双手去换取不多的报酬。刑登却突然出现了,他为了威胁方新武放他一条生路,用刀挟持了女人的同伴,女人和另一个同伴蹲在旁边除了抱着头求饶嚎哭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然后刑登却眼都不眨地用手里的刀刺穿了她的喉咙,她瞪着眼睛倒了下去,浓稠的血液从她的脖颈处流出来,汇成一个小小的水洼。


她何止是无辜,完完全全就是遭遇了一场无妄之灾。


就像那些不愿意种植罂粟就被砍手砍脚的当地原住民一样,她为什么要遭遇这些?他们为什么要遭遇这些?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第三个是直升机营救时,高刚以一种人肉盾牌的姿态挡在糯卡的面前。


高刚是一名缉毒警察,糯卡是一个无恶不作心狠手辣的毒贩。


糯卡该死吗?


该。


他制毒贩毒又吸毒,一手制造了湄公河惨案,毁了十三个本该美满幸福的家庭;将天真的孩子们变成一个个冷血的杀手;让无辜的路人躺倒在他的屠刀之下。他狂妄自大又包藏祸心,到最后就连亡命都仍旧丢不开手里的那两个钱袋。


高刚恨糯卡吗?


恨。


为了逮捕他,大师截肢,他本该荡气回肠的警察生涯就这么悄然的戛然而止了,他还有好多未尽的雄心壮志呢;为了逮捕他,啸天死了,这只对着变色龙嗅个没完,听话又通人性的汪酱,就那么逝去了,它还有好多好吃的没有吃呢;为了逮捕他,方新武身中数枪,鲜血将他的冲锋衣染成一片血红,却仍旧阻挡不了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与宋哥同归于尽。


那为什么高刚还要挡在糯卡面前,以一种保护孩子的姿态把他往身后护了又护?为什么要为他挡下了来自宋哥一方的一枪又一枪?


因为糯卡该死,却不该死在毒贩们黑吃黑的枪口下,他应该堂堂正正地死在正义之下,死在法律之下,死在“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下!


所有制毒贩毒吸毒的都该死,这事儿没得洗白,我他妈哪儿管你手眼通天。


 


最后,张涵予老戏骨不说了,不过彭于晏的演技真的提升很多,回忆女友和枪杀刑登的两场独白,把人物内心的矛盾、痛苦和挣扎表现的淋漓尽致——即使枪杀刑登之后的那个镜头只有半分钟不到的样子。


唉,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结尾了。


反正这是一部好片子,就算不和同期的吸毒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抄袭狗《爵迹》比,它也值得二刷、三刷、四刷,甚至是十刷。一张电影票也不贵,才二十五,两场刷下来也就五十,还不够去许留山吃个冰椰皇。不如把口水咽一咽,留下来为这浩然正气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我觉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值得。


最后,感谢能看完我这些没头没尾的絮絮叨叨的你。


额外再多问一句,《湄公河》什么时候出光碟?



【王黄】晚春(一)

-大学僧设定。
-cp向王杰希x黄少天。
-欧欧西,有!!!


这年的春天来的百转千回的。
先是形式化地给上一点温度,然后又毫不留情地收回去,几日后又别扭地了升起些,直到现在,又闹别扭似的乍暖回寒。
习惯了西欧的常年温暖,于是当王杰希走下飞机时,呼啸扑面的冷风激得他一个激灵,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仍是没能挡住寒风的入侵,顿时浑身每一个角落都环绕着一股飕飕的冷风。
这真是个别扭的天气。他想。

回国后的第一个晚上,时差倒不过来,静坐一夜,没有睡。
颇有些疲惫,早些时候的事又想起来了,虽不愿去记了又难以忘掉。毕竟是他。
明天去学校,顺便把包子接回来。
冷。

王杰希记日记比较随性,今天想起来要记就记一记,想起来写什么就写什么,仿佛日记只是他生活中的一道可有可无的小凉菜。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王杰希抬起头的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了。
他安静地看着日记本边的随笔画。
少年呲牙咧嘴微眯着眼冲他笑着,眼睛里仿佛流淌着明媚的阳光。

黄少天。

王杰希摇摇头,一把扯下这一页垫在日记本下。


“尼玛,说梦话就算了,为什么睡着了还要问我你的头在哪!”
黄少天被室友的胡乱梦呓吵醒,恨不得把这无良室友宰他个百回千回,尼玛,扰人清梦,罪大恶极,其罪当诛,乃一组特,丢雷楼某!碍于这位傻缺正在睡觉,黄少天只是暗地里比了十来个中指,然后呆滞地坐在床上不知多久,从月亮高挂到东方涂白。
窗外的白月光清清冷冷的。
东方的鱼肚白也清清冷冷的。
黄少天突然奇奇怪怪地觉得那清清冷冷的白像是在叫着他,唤着他的名字,冷冷的却又含些温和,熟悉又陌生,稳稳当当地落在心里,然后就再也忘不掉了。
黄少天自是不信邪的,于是他只是狠狠晃两下脑袋。可那呼唤似乎还是没有被晃出脑袋。该不会是有人在楼下喊我吧?黄少天胡乱想着,穿上衣服出了宿舍。
迎面一阵风吹痛脸颊。
黄少天被吹得本能地骂了一句,声音之响彻直贯云霄。他就发现宿舍楼附近有个人,他听到那人叫他了。
“黄少天?”

⋯⋯⋯⋯⋯⋯⋯⋯
我靠。
清清冷冷的声音,与先前听到那声多么相像,未能重合只是因为少了那一点点温和。
却再不能完美重合了。

“王杰希?你回来了啊?”
“嗯。”
“欢迎回来啊。”

只两句,仿佛他们本就不该有什么多余的话。

【王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事没事失踪一下

-迟来的,少天生日快乐!
-和双双的联文,昨天,天天生日,没有来得及⋯⋯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ooc属于我们。




01-第二天先醒过来的是王杰希。
躺在他身边的黄少天还正睡得熟,嘴唇微启,不安分地吐出几个不完整的音节。
睡着了还这么不安稳。
王杰希从床上坐起来,伸手轻轻理顺身侧的人额前的碎发,目光最后还是停留在黄少天脸上。对方像是感受到了这目光,别过脸,扭身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王杰希看着睡着的黄少天不禁地有一点想笑,原因嘛……他也不知道啊。无非就是觉得“阳光正好,身边躺的是自己最爱的人”。他尽可能减少动静地伸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习惯性地看了眼时间。
8月9日,10:27。
…还有十三个小时三十三分钟。

黄少天做了个梦。
梦里的他一直在追着谁跑,那个被追的人就是不肯回头,硬是只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像是把过去蓝雨研究过的所有地图中和起来的地方。一会绿茵成林,一会又黄沙漫天,再往旁看看居然是万丈深渊。
我居然在这种地方玩跑酷?而且前面这人的背影怎么这么熟悉?看着像……王杰希?!
梦总是没什么逻辑的。
黄少天皱了皱眉,眼睛撑开了一条缝,临近中午时分的阳光明晃晃的有些刺眼。他昏昏沉沉地毫不犹豫再次合眼睡去。


02-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临近中午了。
眼睛都没睁开,他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拍。噢,凉的。然后又习惯性地往枕头下一摸摸出手机。
噢⋯⋯快十二点了,估计他早就醒了⋯⋯黄少天有点小尴尬,怎么会起的这么晚呢。他麻利地一咕噜翻身跳下床套好衣服,走出房间。
却没有发现王杰希的身影。
“没准是出去买饭了呢?”黄少天嘟囔着掏出手机驾轻就熟地一个电话打给王杰希,随即在耳边响起的却是嘟嘟嘟的忙音。
“什么情况啊,不接我电话?”黄少天纳闷啊,打开微信给置顶的人一口气连发了四五条微信,见许久没有回复又哐哐地又轰炸了几条,却始终没有收到回复。
不对吧,这不对劲啊,平常无论怎样都不会一直不回复的。这两天好像没见他有什么情绪啊?黄少天抱着脑袋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想出这两天哪些惹到他家这位爷了,另一种不详的预感却在心中悄然无声地升起。
我靠,不会是出事了吧⋯⋯
有的念头一旦在脑子里浮起来,就不会被轻易抹去了。黄少天突然相当害怕了起来,不受控制地往最坏的方向思考了。
不会的,不会的,肯定不会的⋯⋯绝对不会的⋯⋯黄少天抓起衣服披在身上,顺手抓起手机冲了出去。


03-王杰希干嘛去了呢?
超市,饭店,经常光顾的书店,乃至网吧,黄少天把所有王杰希可能去了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连个鬼影都没找着。
要不要弄个寻人启事啥的⋯⋯大小眼的话特征明显,应该蛮好找的⋯⋯黄少天心烦意乱地胡思乱想,掏出手机。
时间显示下午2:31。
神他妈的,他到底干什么去了啊!到底是谁更难伺候啊!黄少天几乎气得想砸墙砍树,破坏公物,一想到自己没有那个力气又气闷地把手攥成拳头。电话页显示他已经给王杰希夺命连环call了不下二十个了,连个信息都没有回复。心烦意乱,黄少天想起了早上起来做的梦。
都不回头瞅一眼?你都不带回头的?就光让我玩跑酷追你啊?
可是这样总比你一点消息突然都没有了要好吧?
黄少天用手抵住额角,憋屈地直叹气。


04-我不准你有事。
“喂喂喂?队长吗!啊对对是我是我,少天。那什么老王最近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啊?没有?啊好的好的,没事没事我们可好了,挂吧我这还有事忙⋯⋯”
“喂喂喂?小高吗?对我是黄少,惊讶什么惊讶我又不是没给你打过电话,哎我问你你们队长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啊比如说⋯⋯噢没有啊!那行那行谢谢你了啊,没事他什么事都没有吃得饱睡得香!”
“喂喂喂?苏妹子吗?⋯⋯”
打了一圈电话也没有打出什么端倪,甚至连医院都找过了,都没打听到任何消息。黄少天尽力控制自己不往最坏的方向想,同时超努力地回想这几天两人的对话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露出什么端倪。
但是没有。几天来俩人的关系都无懈可击。
要是绑票的话,该给我打电话了啊⋯⋯再说他又不是吃素的谁会整得了他⋯⋯黄少天曾经亲眼见识过王杰希赤手空拳搞趴过抢劫的,一点都不怀疑他的武力值。
可是把这些都排除,他到底去干什么了啊⋯⋯黄少天颓然地进了家门,外套都没脱一屁股坐到沙发里,望着直发呆,最后整个躺下陷进沙发。
这要是个梦多好啊。
醒来还能看见你在身边。

“我绝对不许你有事,我们还有好多jjc没有打完呢⋯⋯怼了这么些年还根本就没有分出胜负,凭什么你就先走了,绝对不允许啊!⋯⋯”
“不许有事。⋯⋯算我求你好了吧。”

黄少天头一次把自己说得眼睛发红。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矫情的,再找呗,还能人间蒸发了不成!”黄少天再次站起来走出家门,锁上门一回头却发现王杰希就在身后。
“卧槽,你要吓死人啊?”


05-“手伸出来。”
“啊?干嘛啊……”黄少天嘴上问着,手还是乖乖地伸出去了。
王杰希拉过他的手,顺势就把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不大不小,正好。
黄少天楞楞地站在那儿,沉默了一会儿。
“你,你求婚?呃,这不是梦吧?我靠我靠我靠,老王你掐我一下!”
王杰希眯起眼,语意含笑:“是,就是求婚,而且你清醒得很。”
黄少天感觉大脑像是当机了,一片空白。
兴奋?狂喜?感动?还有一点……梦想成真?
这种心情不是可以用单单几个词语来概括的。
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杵那儿干什么?回家。”

一进家门,黄少天瘫倒在沙发上,举着手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暖阳下闪着光。

06-“对了啊,你今天干嘛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知不知道要要吓死人的啊?我打了二十多个电话!!”
“你觉得我出去干嘛了?”
“…………”黄少天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不把自己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给说出去了。
王杰希走上前,握住黄少天手,十指相交,两枚成对的戒指格外显眼。
“你现在觉得,我干什么去了?”

【王黄】和一个意想不到的智障过意想不到的日子

大七夕的翻出以前老王生日写的装作自己过了七夕(。)
瞎几把乱写。
惯着老王,开心。美化天天,愉悦。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OOC属于我。

0
有的人你不近点接触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神或者多智障。



1
王杰希刚开始和黄少天同居的时候,他内心其实挺懵逼的。
他本来以为黄少天这么欢乐这么脱的一个人吧肯定不能会做饭不能会家务,那不是贤妻良母干的事吗。王杰希把贤妻良母这个词往黄少天身上一套觉得十分违和就毫不犹豫地否决掉了。
但是吧黄少天就是要挑战他的认知极限,他偏偏就是要告诉王杰希闹腾的人也可以贤妻良母。
呸⋯⋯什么贤妻良母⋯⋯黄少天率先否定掉了这个破词。
说实在的黄少天一开始也很套路地想王杰希这么男友力max一人指定特能做饭,于是当他一屁股坐在茶几旁边的小板凳眨巴着小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忽地就想到蓝雨那个郑轩一天到晚念叨的那句话。
压力山大啊。
王杰希其实不擅长做饭,一点也不。他也认真地看着黄少天这么说了,然后丝毫没有理会黄少天耷拉下去的几缕翘毛就熟练地拨打外卖电话。结果就在外卖电话拨通的前一秒,他突然就听见黄少天嚎嚎开了。
“我是真没想到你不会,没事,反正我会!”
啥玩意你会?????
电话刚拨通一秒就被王杰希下意识地挂掉了,也不知道电话那头那位接线员正狠狠地骂着什么。接着他就看到黄少天屁颠屁颠地跑到厨房,哗啦哗啦地洗菜呱嗒呱嗒地切,那样子就跟网友里切瓜,啊不切玩家一样得心应手,切出来的菜让人觉得齐整得赏心悦目。开火,倒油,放花椒,放菜,放调料,翻炒,这一切让王杰希看来难于登天的东西在黄少天手里就跟比赛登录一样熟稔。
“看啥,吃饭了吃饭了啊吃不了亏也吃不了上当!”
结果王杰希还跟没回过神一样问他:“你居然会做饭?”
黄少天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用水冲过的锅铲拍他。“你刚刚梦游仙境去了啊?”

2
而黄少天说他不止会做饭。王杰希说,是吗,不信。
完了,这就触黄大仙的逆鳞了。黄少天这个人从小到大最烦别人不信他做家务的能力,不是因为不服,而是因为,妈的一有人不信黄妈妈就让他现场做。
完了还不能反驳。
久而久之几乎就快成了条件反射。
得亏这些年在蓝雨也没那么多人质疑他做家务,在战队呢捯饬什么家务,训练!结果王杰希不知道这茬,猛然这么一说就让黄少天着了道。我们的黄大仙一边翻白眼一边从沙发上猛地跳起来,一路嘚嘚嘚嘚嘚嘚地愣是拖扫把拎拖把的把房间给收拾了个干净,一屁股又坐回王杰希旁边。“服不服吧你就说!”
但王杰希没觉得这怎样,他就是想,我怎么就喜欢上个这么烦的人呢。
还会做家务,还会做饭。
贤妻良母。
可是王杰希还是不知道黄少天小时候家里的事,思考半天愣是没想出来黄少天这么个人怎么会做家务,最后挑了个时候问黄少天:“黄少天,你是不是在队里的时候被罚擦厕所罚多了?”
“你他妈给我滚出去!!!!”
但王杰希这个人比较执着,难听点叫拗。夏休期结束之前两人双双归队,王杰希就给喻文州去了条消息。
“喻队没事可以多罚罚黄少天擦厕所,挺好的。”
路过看到的黄少天:“他智障!!!”

3
但是人嘛总有不美好的地方,黄少天虽然对于王杰希来说很贤妻良母,但是他在生活的小细节上是相当能掰,譬如今天的豆腐脑是放糖还是放盐,譬如换床单是换绿的还是黄的,譬如吃饭的时候是看新闻频道还是看⋯⋯少儿频道。
对,黄少天吃饭的时候看少儿频道。王杰希想起来这个都觉得万分的无奈。这货的智商是不是都拿去买家务技能了啊。每次和黄少天打死都不动筷子非要争出来个看什么频道才罢休的王杰希这么想着。
于是从小操办家务做什么都很有主意的黄少天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贼了坚定就要跟黄少天一怼到底的王杰希一天到晚就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吵呀吵呀吵,一言不合就开小号jjc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搞得不知道的人都好心帮黄少天录制了一个广播:“好消息,好消息,因夫夫感情破裂,我的老公低价出售,只要九块九,只要九块九,九块九给钱就拿走⋯⋯”然后被黄少天欢快地收下了。
但是最后除了床单这个问题被黄少天以“管他呢哥不差钱”的理由两个都买了,其他的都被黄少天以“甜的豆腐脑也吃腻了换换口味也成”“现在动画片越来越脑残了朕还是关注天下大事吧”这样的理由在争执中率先举旗投降。
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成心的。

4
但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固执的人。
王杰希一直都记得他们俩在一起前夕的日子。两个人对自己心中的日月都清楚得跟明镜似的,但就是拗不过那点常年对着干滋生的骄傲和⋯⋯不安。
是的,不安。
王杰希和黄少天都是在荣耀顶端驰骋的人,他们在赛场上几乎没有犹豫不决。但是脱离了荣耀他们都是普通人,也像普通人那样纠结地面对着自己的感情,猜测着对方的感情。常年对着干的经验告诉他们,完了,怼了这么多年他是不是非常不喜欢我啊。一再纠结,一再纠结,搞得最后俩人在赛场上见到,偶然对上对方的目光都急吼吼地转走,生怕被看出自己的心思。如果说在荣耀方面他们是高不可攀的大神,那么在感情方面他们俩就是俩小孩,俩儿童。
在去年王杰希生日的前一天,黄少天特别特别低落地找到喻文州,把喻文州当树洞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然后沉默许久,突然冒出来一句:“队长,你说是不是不可能啊。”
“⋯⋯”
喻文州觉得说不出话,他看着这个出道以来就和他关系特别亲密跟哥们一样的人,长长地叹了口气,酝酿许久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黄少天突然站起来。
“管他的,要是不行就说你又玩我手机了!”
喻文州:??????????

07-05 23:59:30 夜雨声烦
老王你没睡呢吧,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07-05 23:59:36 王不留行
没睡,怎么了?
07-05 23:59:45 夜雨声烦
⋯⋯⋯⋯呃。
07-05 23:59:52 王不留行
你不是大半夜睡不着特意恶作剧的吧。
07-05 23:59:55 夜雨声烦
我等一个特别合适的时机!
07-05 23:59:59 夜雨声烦
我要说了啊!
07-06 00:00:00 夜雨声烦
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07-06 00:00:10 王不留行
⋯⋯
07-06 00:00:17 王不留行
真拗啊,居然到现在才说出来。
07-06 00:00:40 王不留行
但我本来想着比你更拗一点,拗到你生日再跟你说。黄少天,这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也是最大的一份。
07-06 00:00:45 夜雨声烦
啥?????
07-06 00:00:50 王不留行
作为回礼,我也是。


5
固执一点,也挺好的。
虽然和他因为固执吵了很多次,连表白心意都固执地等着对方先表态,但就这么固执地一起走,路上也能走稳当。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埋到枕头里头发乱翘的脑袋,看着黄少天有点傻气但可爱得要命的睡颜这么想着,笑着叹了口气。


【黄戴】反正也是好多梗要什么题目



-cp向是黄少天x戴妍琦,北极圈强行安利。
-同居设定,梗取自温馨三十题。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欧欧西属于我。




☆一杯可乐,两个吸管。
“黄少黄少。”
“怎么啦!”
“那什么,你看电影就安分点呗。”
“⋯⋯⋯⋯⋯⋯”
黄少天冷漠,黄少天翻白眼,黄少天一脸妈的我家智障。黄少天说,你把我可乐还给我我就安分。
所以事实是,黄少天的一桶可乐被放在两个人中间的椅子扶手上,注意,是黄少天的可乐,被戴妍琦强制多加了一根吸管吸溜吸溜吸溜,黄少天三番五次地想夺回可乐都被戴妍琦摁住了不让拿走。
“不要还。”
“你要喝我给你买啊干嘛非得喝我这桶!”
“我是你女朋友嘛!”
“⋯⋯⋯⋯⋯⋯”唠如黄少天都没话反驳了。他颇为不爽地下弯着嘴角瞪着他家女朋友欢欢喜喜地喝着可乐哼着歌,看着电影逗着乐,最后耸耸肩吐了吐舌头叫住她。“哎哎,小戴。”
“嗯,怎么的啦⋯⋯?????”
光天化日???耍流氓???黄少天?????
戴妍琦还摸着刚刚被亲到嘴唇没有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趁她没有反应过来的夺过被她紧紧拿住的可乐瓶,舒舒服服地将所剩无几的可乐一饮而尽。
“哎呀机会这东西有时候也要自己创造嘛媳妇儿学着点,啊——爽!”

☆睡着的猫和她。
黄少天和戴妍琦家养了一只猫,戴妍琦要的。黄少天和戴妍琦加也养了一条狗,黄少天要的。狗是威武帅气的大金毛,猫是高傲玲珑的布偶猫。
金毛和黄少天的性子很是相像,动不动就欢快地满院子嚎嚎,布偶却和戴妍琦和黄少天都很不一样。
“高冷,高傲,高富帅,猫中男神呐!”——戴妍琦。
戴妍琦有时间喜欢抱着布偶刷微博,看电影。而这猫很是贪睡,动不动就窝在戴妍琦的怀里睡过去。
后来,经常和它玩的戴妍琦也变得贪睡了。
当黄少天与金毛每日午后例行小区乱跑结束,他牵着金毛捅开自家钥匙时,也不再一回来就欢快地喊一声“我回来了”,而是习惯于先钻进去往沙发那里看一眼,再蹑手蹑脚地带上门,站在午后的阳光下凝视着戴妍琦。
然后蹲下身对金毛比手势。
“嘘,别嚎嚎。”

而每次戴妍琦醒来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靠在黄少天怀里,而黄少天睡得安安静静。


☆早安吻。
黄少天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睡眼惺忪地瞅了半天天花板,愣是半天没动姿势。在他的手边,戴妍琦正蜷缩着身体熟睡着。
这怎么起啊!!!黄少天表面淡定,内心抓狂。他所设想的眼下的情况是只要他稍微动动,小姑娘就会特别敏感地醒过来。昨天晚上她才做过噩梦,早上真是无论如何都想让她多睡会啊⋯⋯结果眼看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黄少天都已经保持这个姿势瞪着天花板半拉钟头有余了,戴妍琦还是睡得舒服得很。
对不起了啊小戴⋯⋯我是实在憋不住了⋯⋯着急啊!!!黄少天狠了狠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向外蹭啊蹭蹭啊蹭。妈的这床平时怎么没见到他那么宽⋯⋯黄少天冷汗都快下来了。好不容易蹭得离开戴妍琦一段距离,黄少天松了口气翻身下床,还没找到拖鞋脖子就被人抱住,紧接着是右脸颊上落下一啄。
“我就装装睡黄少还真信了啊,好感动啊——早安♡”


“⋯⋯⋯⋯⋯⋯⋯⋯早早早安⋯⋯你,你快放开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在原地等待。
“站在那里别动,我去找你,一定不要动。别怕啊,相信你我一定会光速赶到你身边的!”
戴妍琦握紧手机,闭上眼,脑海里回荡着黄少天挂断电话前的最后一句话。
几十分钟前,黄少天和戴妍琦走散了。——在日本这片未知的土地上,两个人走散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黄少天的手机还偏偏在这个时候没电了,几番辗转才给戴妍琦打上电话,询问戴妍琦是否知道自己在哪。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戴妍琦对自己在哪完全不清楚,只好混乱地给黄少天描述了一遍周边的景物。
在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的地方走失的概念是必须用各种方式向路人询问,完了还不一定能询问的到。
陌生的人来来往往说着陌生的话,纷纷打量着戴妍琦,戴妍琦却一点也不怕,只是安静地握住手机。
黄少说会光速赶到我身边,我就要相信他一定会光速赶到我身边。
戴妍琦如此想着,安静地一动不动地站在路边,接下来她被突如其来的温暖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看,我光速吧!”



☆Yes,I do.
“请问新郎,你愿意娶你身边的新娘戴妍琦女士为妻,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我非常愿意。”
“请问新娘,你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这位帅气的黄少天先生,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缓缓升起的摩天轮,撒进小间的月光。
月光下熠熠生辉的钻戒,还有比钻戒更明亮的他的双眼。
她晶莹闪烁的泪光,还有颤抖的话语。
“我愿意。”


“白头偕老。”
“矢志不渝。”



“我的妈呀媳妇小小琦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啊你快起来啊!她不让爸爸送非得你送才上课啊你快起来!救急!”
“⋯⋯⋯⋯⋯⋯你拎她去吧困死我了zzzZ⋯⋯”



没了。
他们俩真好啊⋯⋯